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他的相亲女 > 第七十九章:借钱.

第七十九章:借钱.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
      季溪找到章慧玲时,章慧玲又喝了一杯酒。
  
      她的人有些微醺,以至于打开烟盒时手上有些不利落。
  
      季溪帮她把烟盒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根烟递给她。
  
      她把烟叼在嘴上,季溪帮她点燃了火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今年三十四岁,一头短发全数梳在脑后,虽然化着妆戴着耳环,但是丝毫不减她身上的英气。
  
      抽烟的样子也是十分的迷人。
  
      但她似乎有心思。
  
      身为助理的季溪自然懂得不该问的不问,不该打听的不打听。
  
      她站在章慧玲身侧,做好自己的本份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抽完了一支烟,仰起头把嘴里最后的一个烟圈吐了出去,然后把烟头扔到地上踩灭。
  
      “那个男人是我以前的男朋友。”她突然说道,脸上写满了悲伤,“现在在跟老婆闹离婚。”
  
      对于章慧玲的感情生活,季溪自然是一概不知,但面对章慧玲的主动倾诉,季溪觉得自己不能只倾听者,于是她问了一句,“他为什么要来找章副总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他想让我知道就算他负了我,他也没有过得多好,”章慧玲看向季溪,“说白了就是想利用女人的同情心减少负罪感。”
  
      章慧玲说着又拿出了一根烟。
  
      “乞求原谅?”季溪也看向章慧玲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点点头,夹着烟送到嘴边,这次她自己点燃了烟。
  
  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太相信爱情,因为爱情是这世界最为廉价的东西,人们可以用千万种理由抛弃它。”章慧玲眯起了眼睛,可能是被烟熏的,也有可能是想到了往事。
  
      季溪想到之前章萍似乎也说过章慧玲不太相信爱情,看来是受过情伤。
  
      就算如此强大的一个女人,也会受到情伤。
  
      季溪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些事,不管是跟顾夜恒还是叶枫,他们都是好聚好散,过程中虽有难过与心痛,但是回头再想,他们都没有主动抛弃过她。
  
      作妖的只是外人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又吸了一口烟,侧过头望着季溪笑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开始好奇我的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是的。”季溪承认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:“我也很好奇你的事。”
  
      章慧玲边说边偷偷打量季溪,“第一次见到你我以为你是简碌的女朋友,第二次见到你,你是叶枫的女朋友,第三次见到你,我又发现你跟顾夜恒有过故事。”
  
      “简秘书的事我解释过。”
  
      “顾夜恒呢?只是他资助过你的关系?”章慧玲问。
  
      季溪看向章慧玲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笑了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想搞清楚,也是方便以后的工作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曾经喜欢过顾总。”季溪回答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瞪大了眼睛,“他知道吗?”
  
      季溪点点头,“我跟他表白了,不过顾总说喜欢他的人很多,不差我这一个。我可以喜欢但他没有回应的义务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倒是挺像他的处事风格,所以你离开了他,选择去喜欢叶枫?”
  
      “是的,您刚才说爱情是这世上最为廉价的东西,我不反驳,因为有些人真的认为他很廉价,所以我选择了一个珍惜爱情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似乎很喜欢叶枫?”
  
      季溪点点头,“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章慧玲笑了,“你们两个还真有趣,他过来跟我道别的时候也说你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,可你们为什么要分手?”
  
      “章副总您是因为什么分手的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我?”章慧玲哈哈大笑,笑完她又低下了头,“因为我只是顾家的养女,而且我还是一个私生女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惊讶不已,她没想到章慧玲如此坦诚。
  
      “很惊讶?”章慧玲问她。
  
      季溪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,“我惊讶是因为章副总您如此坦诚,并不是因为您的身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对方提出的分手吗?”季溪问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微微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这种男人不要也罢。”季溪说着,“因为他托付不了终身。”
  
      “是呀。”章慧玲叹了口气,不过反问季溪,“你跟叶枫呢,难道是因为他托付不了终身?”
  
      “不,我跟他是我提出的分手。”季溪突然就笑了,“其实我跟章副总有点相似,我也是一个私生女,而且还是生父不详的那种。”
  
      “所以你退出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不退出只会让叶枫他为难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真是一个好女孩。”
  
      “章副总应该也是,我想您的上一段感情应该是还来不及说再见就被对方叫了停。”
  
      “恰恰相反,我努力争取过,因为我并不觉的自己的身世是我的人生污点,而且我相信我们的爱情能战胜一切,最后,狗屁不是。”
  
      末了,章慧玲还表扬季溪,“其实我应该学学你的,知道不可能就不再向前,这样也就不会头破血流。”
  
      “章副总一定会遇到一个真心爱您的人,一个为了您头破血流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已经不相信骗人的鬼话了,这世上钱比男人可靠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章慧玲指了指酒会现场,“等一下所有人会到拍卖大厅,到时候你就知道为什么我会说钱比男人重要。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拍卖会是整个慈善酒会的最为重要的环节。
  
      这些名流们会拿出自己的藏品进行拍卖,所拍出的价格拿出百分之二十捐给慈善机构。
  
      在酒会开始之前,主办方会把要拍卖的东西放在加锁的玻璃柜里,供大家品鉴。
  
      季溪在找章慧玲的过程中看了一下那些准备拍卖的东西,有名画、珠宝、古玩、玉器,不过最多的是珠宝首饰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没有拿任何的藏品来,不过徐子微带了一副画过来。
  
      是那位名家的大作季溪不知道,画,她更看不懂。
  
      她没这方面的艺术细胞。
  
      跟季溪聊完天后,章慧玲心情好了不少,她依然没去管在月沙等她的男人,而是带着季溪去欣赏准备拍卖的藏品。
  
      她看中了一块可以在手中把玩的玉件,整块玉晶莹通透如凝脂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等一下你帮我举牌。”章慧玲吩咐季溪。
  
      “章副总要拍这件玉石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马上是老爷子的生日了,我想拿这个当生日礼物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看了看提供这个物件来拍卖的人员姓名。
  
      默守城。
  
      刚才认识的那个年轻男人。
  
      那个男人也不过二十几岁怎么会有这么老件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季溪觉得,四十岁以上的男人才会喜欢收藏玉石,年轻男人大多数喜欢收藏腕表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这些是在给简碌买腕表时店员说的。
  
      四十七万的腕表极具收藏价值。
  
      所以这块玉的起拍价是多少?
  
      章慧玲让她举牌,把价加到多少合适?
  
      季溪心有些慌。
  
      这一刻她终于明白章慧玲说的那句钱比男人重要是什么意思。
  
      晚上八点,拍卖开始。
  
      因为季溪跟章慧玲比顾夜恒早一些入的场,所以她们的号码牌要比顾夜恒拿到的号码牌靠前一些,座位自然也不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只想拍那块玉玩,所以其他拍卖品她都没有兴趣瞧,一直低着头玩手机。
  
      而季溪呢,因为害怕错过老板吩咐的事,神情一直很紧张。
  
      当拍卖师报出第一件拍卖品的起拍价时,季溪更紧张了。
  
      一条蓝宝石项链,起拍价十万,每次叫价为两万元。
  
      季溪看着那些人云淡风轻地频频举牌时,她在想自己辛苦工作了一个月,还不及这些有钱人一抬手。
  
      第二件拍卖品,一对钻石耳环。拍卖师叭啦叭啦说了一推,什么世间少有的颜色相似的两颗粉钻,什么出自国际珠宝设计师之手……这些季溪都没注意听。
  
      她听到了一个数字,起拍价一百万,每次叫价十万。
  
      举一下牌就十万?
  
      季溪紧张的咽了一下口水。
  
      她生怕这样下去,章慧玲想要的那块玉每次叫价二十万。
  
      她举的哪是牌子,分明是一堆人民币。
  
      “章副总!”她喊了旁边的章慧玲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“等一下您来举吧,我有点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你可以先练练胆,现在就可以举一下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?现在?”
  
      “快举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连忙举了一下号码牌。
  
      “23号,一百三十万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。
  
      幸好拍卖师又喊了一声,“37号,一百四十万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这才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章慧玲坐在旁边笑,“很刺激吧!”
  
      季溪马上露出为难之色,她再次把号码牌递给章慧玲,“章副总,还是您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关系的,你可以继续举。”章慧玲托着季溪的胳膊让她把号码牌举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23号,两百万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,“……”怎么都叫到两百万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两百万一次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连忙看向章慧玲。
  
      “你看一看顾总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两百万两次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看向顾夜恒。
  
      顾夜恒举起了手上的号码牌。
  
      “37号,两百一十万。”
  
      季溪又松了一口气。
  
      可章慧玲为什么让她看顾夜恒。
  
      “徐子微想要那对粉钻耳环,酒会的时候她过来跟我说过,我给顾夜恒发了一条信息,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。”章慧玲一边划着手机一边说道。
  
      所以说章慧玲让她看的不是顾夜恒而是坐在顾夜恒旁边的徐子微。
  
      “两百一十万一次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